蟹蟹xier

周叶 忘羡_(:з」∠)_
没有其他爱了(๑°3°๑)

【周叶】WFO

萌新第一次产量,信心满满有点心上心下。

黄泉花农周x转世无数遍·凡人叶

文笔略渣,不喜勿喷orz

Waiting for you(1)

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,自周泽楷有记忆起,就生活在这里。

这里有一汪清澈的泉水,这里有一座古老却常有人经过的古桥,在桥下泉水的两岸,盛开着一望无际的彼岸花。

这里是桥上的那位老婆婆所说的,黄泉。

周泽楷每天所需要做的事情,就是引黄泉的水,来灌溉这漫无边际的彼岸花海。传说每当一个人走过奈何桥,喝了孟婆汤,他前世的记忆就会长成一朵灿烂而又妖艳的彼岸花,开在这个终日见不到太阳的地方。

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周泽楷每天的记忆就是在这片花海中穿梭,呆得久了,他也会蹲下来,戳戳某一朵,正在盛放着的彼岸花,那花蕊在黄泉水的波光下,参差摇晃,会变成一段这个人前世最美好的记忆。周泽楷十年如一日的无聊日子终于因此变得有了些活力。

昨天,他刚听完了一朵美丽的花朵讲述了生前那段难以令人忘怀,生死相随的爱情故事,现在还震惊于这段记忆的主人那种不畏死亡的勇气。但是今天的任务依然是要完成的。

而此时,奈何桥上经过一人,那人白发苍苍,但神态却十分懒散,那闲适的眉眼之间,却凝结着无法形容的哀伤,像是在怀念着尘世的什么人——这种事十分常见,偶有什么人刚来到这也十分抗拒,也是,但凡谁有什么尘世间没有完成的愿望,都不愿意就这么喝下孟婆汤,就这么走入轮回之境,谁都有一些不愿意忘记的事。

但那男人不同,那男人只是站在原地,像是在回忆着什么,在黄泉大道上缓步向前,闲适得像是吃完饭在路边散步似的。他的眉间,一会儿紧紧蹙起,像是在回忆什么痛苦的事情,一会儿又轻轻挑起,像是在回忆着什么温暖而又愉快的事情。

周泽楷桥下的岸边,也许说来凑巧,只是刚刚完成今天的种植任务,抬头打算看一下距离今天轮回之门关闭还有多久的时候,恰巧看到了那位白发苍苍的老人。

顿时,周泽楷感受到了他在黄泉做事这么久,但是从未感受的的一种感觉。那是一种心脏被不知名的物体戳了一下,然后不停地揉搓,但却总感觉有一点痒痒的感觉。总体来说,这个有记忆起就每天重复一件事的周泽楷同志,第一次感受到了心脏的存在。

周泽楷静静看着那人一脚踏上奈何桥,扶着桥边的栏杆,一步一步,周泽楷的心中一点一滴心跳声像是那人脚踏在木板桥上的声音。

若是换到这之前的任何一天,周泽楷都不会相信,他会因为一位垂暮之年的老人,而感受到心脏的跳动。

终于,那老人双手扶着桥栏,看着奈何桥下不知流向何方的黄泉之水,转过头看向周泽楷这边,眼神中一丝错愕转瞬即逝,只是嘴角似乎弯了一弯,转过头走向了孟婆那边,端起一碗孟婆汤,只是一饮而尽,走向了轮回之境。而这时候,周泽楷看着那人一脚踏进轮回之境,抬头看见天上坠落下一颗星,一头扎进了彼岸花海中,周泽楷拔腿就奔向那边,那是周泽楷到现在都还不太明白的景象。从前满满当当的一片花海,无论何时再盛放一朵彼岸花都是在较为空旷的岸边,甚至是比较新开辟的黄泉岸,但是这朵,甚至不能叫他彼岸花,他像一颗星星一样,猛地扎进了满满当当的这片花海,而这朵花,霸道而奇异,他的周围所有的,像鲜血一样红的彼岸花都莫名地为他腾出了一片空地,而这朵霸道的花朵,甚至是白色的。

是周泽楷自有记忆以来,见过的,白色。没有一点污秽的白色。

在这片火红的花海中,它显得格格不入,但是这片花海中的所有昆虫,却都只爱这朵花,它在在微风中轻轻摇曳,这一刻刻在周泽楷以后永生的记忆里,没有什么景象能够将之替代。

“这是……”周泽楷眼中闪烁着不明的光,数十年没有开口说话,沙哑的声音微微带着些颤抖,像是看到了什么自己极度无法理解的事。

“这是曼陀罗华,小周。”周泽楷身后传来一声浅浅的叹息,像是知道什么原由似的为周泽楷难过。

“?什么意思。”周泽楷转过头,眼神里布满了疑惑。

“那是你来这之前的记忆……”江波涛转过身,声音悠远而平淡,像是放弃了什么,离开了 。

周泽楷回头,久久盯着这朵白色的曼陀罗华,沉默良久。

“我?来这……之前?……的记忆?”

To be continued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众人:为什么老叶心这么脏,记忆的花还是白色的?

蟹蟹:我乐意<(* ̄▽ ̄*)/


评论(1)

热度(16)